高三神隐。坑缘更。墙头乱爬。

关于

【EB】六日谈【AU】(中)

没更完就不废话了

简单短小的传送门,太久没更怕大家联系不了上文:

The Addictive shallow sea I've seen 以及 (上)


                                                                                   


                    ——The Addictive shallow sea I've seen的衍生

 

                                                                                   

 

※The Third Day:The sea

 

三月的Bali阳光正好,肆意的洒在岸边棕榈上,不热,只恰好给皮肤添上一抹亮色。

 

清早Brandt的房门被扣开,刚起床的Ethan带着如阳光般爽朗的笑容站在门外。

 

"Morning,Brandt."

 

当然了,迎接Ethan不可能是他想象中一个充满爱意的拥抱,亦或是一句亲切友好的问候——Brandt惺忪的睡眼甚至没有一丝光彩。好吧,估计Brandt的因睡眠而迟钝的大脑目前还没运算出Ethan的名字。

 

“嘿,伙计,一个饱含睡意的呵欠可不是问候一个刚认识不久并且充满热情的好朋友的正确方式。”Ethan看着Brandt的眼皮有一搭没一搭的向下垂,仿佛被风一吹就会倒在他的怀里的样子有些不满。他就打算这样去迎接一个美妙的清晨吗?Ethan反身将门阖上,再次以一个奇妙的身姿挤进了Brandt的房内。

 

短短几天的相识,几句的交流,Ethan就已将自己归类到了Brandt的好友中去,可Brandt并没有这个精力注意这些,他甚至没有去纠结Ethan为什么又一次莫名其妙地混进了他的房间,要知道,他甚至连Ethan刚刚那段话的主语都没听清。在一个公司强迫的解压假期中,没什么比补觉更具意义的活动了。Brandt开始了一段马拉松,参赛者只有一人,从门口到床边的马拉松——瞧,他用尽全力将自己一步一步挪到了柔软的床边,仿佛脱力般的倒向了他自定的终点线。

 

“哦,看样子你是打定主意不起来了是吗。”Brandt觉得自己即将挣扎脱离出现实的泥沼迈入梦幻之门之时耳边依稀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呢喃,接下来他感觉自己仿佛不能呼吸了,温润的唇瓣贴上了他微张的嘴,灵巧的舌头在门外徘徊,小心翼翼地探寻想要深入吸取口腔中的苦涩。吓得Brandt一把推开了旁边的热源。刚刚其实只是被鬼压床了而已。Brandt一边努力的呼吸着来之不易的新鲜空气,一边徒劳的说服自己。

 

被推开的人倒也没有丝毫的尴尬,一副刚刚只是个人工呼吸为了拯救一个溺水之人的样子,耸了耸肩无辜的吐出了真实的目的,“我只是想让你陪我去海边玩玩。”

 

七月的海,在灿烂的阳光下闪着粼粼的光泽,一片蔚蓝之中荡漾着一抹动人心魄的翠绿,正如身边之人深邃的眼,Ethan从未认错的那双眼,盘旋缠绕Ethan心尖的那双眼。

 

感谢这一切让我们再次相遇。

 

                                                                                   

 

 

※The Forth Day:The beach

 

每一片海滩似乎都有着相似的场景,蔚蓝的海在遥远与天融为一体,热情的翠绿棕榈在热带海风的吹拂下尽情摇摆,穿着比基尼的靓丽女郎们在柔软的金色沙滩上绽放笑颜,看多了不免有些视觉疲劳,所以Brandt将自己关在宾馆就算出来了也是像条咸鱼般晾在沙滩上并不是他缺乏审美的表现,Brandt在为自己的一切与周边一切格格不入的行为找着理由。

 

今天的Brandt总算是清醒的早起了,并主动的去敲响了Ethan的房门——因为他一点也不要想知道也不想亲身体验Ethan是不是有一百种理由与方法来叫他起床,显然Ethan对Brandt今天自觉地表现感到十分开心,他正在一旁努力的用松软的沙子垒出一个Brandt的雕像呢。

 

但Brandt依旧对这一切提不起一丝兴致,就算阳光再刺眼,也不能阻挡他补觉的伟大举动。Brandt随意地拨了拨身下有些发烫的,喃喃着自由自己能听见的话。只是这样在阳光下躺着,任全身上下被阳光温热,是极其舒服的,只是总有人不太懂慵懒的艺术——一个被水稍稍润湿塑形的沙团朝Brandt的连亲了上来,足拳头大小。Brandt睁开双臂真正懒散地舒展着被晒的麻痒的筋骨时,猝不及防的吃了满嘴黄沙。

 

冷静,Brandt,你已经不是一个三岁小孩了,你没必要去和他较劲。Brandt起身拿着矿泉水漱口,努力的在控制自己不要把手中的水瓶掷出去作为回礼。而那边的罪魁祸首却不知分寸的又揉了个更大的沙球直奔Brandt的后脑勺。沙球的冲力差点让正张口喝水的Brandt把整个水瓶吞了下去。

 

好吧,这回可不是三岁了。Brandt甚至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做个思想工作,手中的水瓶已经脱手,在空中划出了完美的弧线。瞧,这弧度,得有十三岁才能扔出来。心情格外好的Brandt并没有什么负罪感——在听到水瓶在某人脑袋上沉闷一响时。

 

Ethan对于自己精准的两球还没得意太久就遭到了足量的回报,眩晕着爬到Brandt身边感觉自己有点委屈。“Hey,Brandt,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好朋友的吗……热情的沙滩不就应该是排球的战场吗?”

 

“谢谢了,你的‘球’。”Brandt瞪了眼正不安分缠上自己的手。果然半瓶水的分量还不足以让Ethan就此闭嘴。他应该再冷静点装上整瓶沙后再扔过去的。

 

                                                                                   

 

  

※The Fifth Day:The drinker

 

夜晚的Bali没有了阳光有些寂寥,街边的路灯并没有很好的发挥他的替代作用,只是寂静的站在那儿,闪烁着,却给人一股若有似无的寒意。

 

即使这样有些拂兴的夜里,Ethan总能很好的把自己安置在一个和白天差不多热度的地方——瞧,那边的bar就看起来不错。

 

一杯威士忌,差不多就能提供Ethan想要的热度,凝视着杯中流转的棕黄酒液,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Ethan现在希望自己是懒散的斜倚在吧台,捏着酒杯,散发着雄性的荷尔蒙,然而——即使彩灯旋转,光线昏暗,Ethan也能看见角落里的Brandt一脸这不可能是巧合就算是巧合这巧合太他妈巧合了的表情,哦,他表情的信息量可真大。

 

Ethan转身在吧台上取了杯酒接近在角落一人独坐的Brandt,欣赏着Brandt视死如归的表情,意外的看见他的手中已有一个精致的酒杯——马提尼,Ethan猜出了酒名,但并没有任何夸赞。

 

“你就这样?一杯马提尼坐在角落笔记本前,让我看看,唔——”Ethan见Brandt并没有给他让座的意思,并靠在了卡座的扶手上,雪白的电子屏光映射,Ethan看不清Brandt的表情了,他微微附身,想要看清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哦,不得不说,像一只只苍蝇般,就算一动不动,也让人恶心。“财政报表?!你没在开玩笑吧!”

 

“酒店的网慢的就像有些鸡在床上的速度,还是按时收费的那种。”酒吧崇尚的重金属摇滚震耳欲聋,Ethan几乎要错过Brandt轻声的抱怨。这是Brandt唯一与周边环境相符的表现了,这种淫糜的环境适合说这种话,尽管是从一个文质彬彬的先生口中。显然,Ethan对此接受良好。

 

“难道你还叫过吗?”Ethan仰头饮尽杯中所剩不多的酒液,就着辛辣的味道,顺着Brandt的话问道。

 

“每个正常男人都有需求。”Brandt盯着屏幕,甚至从头到尾没舍得分点目光给Ethan,电脑边的马提尼没有饮过一口,有着诱人颜色的酒液被Brandt打字的动作在桌上跳跃着。“但,我还不至于饥渴到那种地步。”

 

“哈……哈哈,我可真没想到,我居然在酒吧里听着Brandt先生开着一个荤玩笑。”Ethan的喉咙刚刚受过一杯酒的洗礼,笑声并不像以往的爽朗,而是被砂纸磨过般的,磁性,一下下撩拨着Brandt。

 

要死。Brandt狠狠地扣上了笔电。这时候适合转身来一个强势的吻——事实上,Brandt也真的这么做了,他一把扯住Ethan半场的衣领,因为这该死的沙发扶手,Ethan居然见鬼的比他还高上半头。Brandt愤愤的向下一拽,Ethan重心不稳啃上了他的唇,还好,结果还是一样的。

 

Brandt选择的卡座在酒吧的最角落里,灯光昏暗,除了嗑了药似的疯狂乱转的彩灯会时不时记得光顾下这里,没有人回来这,也更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两个男人正在做的事情。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一个心照不宣的最后一夜。

 

                                                                                   TBC

 

 


评论
热度(15)

© matti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