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神隐。坑缘更。墙头乱爬。

关于

【TSN/ME】当花朵真的变成了花朵

弃权声明:角色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

summary:Mark的办公桌前不知何时多了盆花,所幸的是他还没蠢到拿红牛去浇花




0.
Mark杂乱的办公桌上除了几台电脑之外还摆着许多莫名其妙的玩意儿,最引人注意的,要数那盆盆栽了——准确来说,它甚至称不上是一盆盆栽,毕竟没有什么盆栽是除了一个白净的花盆之外只有泥土的。

尽管它如此特殊,但Mark从来都没舍得将自己的注意力分点给它,那不是他的东西,只是摆在他的桌上而已,他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直到他有一天推开办公室门看见他的秘书小姐正偷偷地给它浇水,并表现得一副担忧的样子。

“你怎么都不给他浇点水,再这样下去Mr.Saverin会死的!”

可他又不是我的东西,我为什么照顾它。正要开口反驳的Mark被秘书小姐眼底深深的忧虑以及她的话给噎住了。

Mark觉得他今天推开办公室大门的方式好像有些不对,退出重新进门,迎接Mark的依旧是秘书小姐担忧的神色,哦,还有几分不可忽视的责怪。



1.
“我需要确认一下,你刚刚是不是说了Saverin这个单词?”Mark在他的座位坐下,拿着刚刚路过Dustin桌前顺来的钢笔气势汹汹地指着秘书,好像他手上拿着的是他的剑。

“我以为您该是知道这件事的,是的,先生,我刚刚是说了Saverin这个单词。”秘书小姐并没有理会Mark,只是像往常一般将每日行程送到Mark的眼前,尽管她直到Mark并不会去看它。

“知道什么?”Mark终于放下了钢笔,绷着脸,不让自己露出过于激动的表情,紧盯着那个白色的花盆,似乎想用念力在上面开个洞。

“Mr.Saverin的秘书在一个星期前给您寄来了一粒种子,并附信说Mr.Saverin因未知原因变成了一粒种子,至于爱才能浇灌成长重新变成人。别这样看我我知道这很扯,我也就没告诉你,只是把信放在了你的桌上,然后找了个花盆种下了种子。”秘书小姐不出意外地在Mark的办公桌底下找到了惨遭蹂躏的信,“不管这是不是真的,那都是Mr.Saverin的东西,我想那对你来说应该很重要。而且,自从我发现你对它无动于衷之后,每天早上都有给它浇水,它确实也没有发芽。我觉得你应该没有在我不在的时候给它浇红牛。"

而且我也没有在昨天开会的时候没拿他来做烟灰缸。Mark又仔细地看了看那个白色的花盆,他发现自己不是很喜欢。



2.
Mark开始有点信了,在他亲手挖出那颗种子的时候。

对,没错,他挖出了那粒种子,在秘书小姐解释清楚这一切转身离开的一刹那,他立马就掘了这个花盆,徒手的。

种子是褐色的,和普通种子没什么两样,说服Mark的是那颗圆润饱满的种子被Mark捧在手心时向他传递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小声呼唤他的名字,他仿佛有感受到了曾经那束只属于他的温柔而又炽热的目光。

然后他就把种子种到了马克杯里。

没什么特殊原因,它只是为了能够方便携带而已,尽管他通常都是坐在办公室里一整天不挪窝的。



3.
Mark接替了秘书小姐每天早上的浇灌工作,神奇的是,在连续几天之后,土里冒出了一颗小小的幼苗,这让没有成功养活过任何生物的Mark格外有成就感。

种子发芽的那天早上,Mark可以说是亢奋了很久,他又听到了不久之前的那个声音,更加清晰。

他在叫Mark。

你现在跟他说Dustin其实是一头熊变的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相信的。

刚刚冒出的苗十分瘦弱,为了让他能够茁壮成长,Mark把杯子端到了窗台上,这日阳光正好。

他知道红牛并不能给植物带来能量,他衷心希望秘书小姐不要再和他强调这件事了。



4.
今天,Wardo长出了第一片新叶。
是的,mark已经开始称他为Wardo了,其实在Wardo发芽的那天,他就已经彻底信了这堆鬼话。

Wardo的新叶撑着饱满的弧度,在加州的灿阳下闪着零星的光泽,格外可爱。

等等,这没什么好惊讶的,这确实是Mark这时的心理活动。虽然他在他的前二十五年都没有说过,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cute"这个单词。



5.
FB的猴子们最近的日子过得特别轻松,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惬意。他们暴君的脾气最近似乎好了许多,最起码,他很少再拿着他的剑生怼那些菜鸟们了。

没有了暴君喷射的毒液,日子怎么就过着有些不习惯了呢?

猜测着暴君是不是在告别不可说之后终于又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春,FB猴子们决定从暴君最近最显著的变化开始八卦探究——比如说他不论到哪儿都会拿着一个马克杯,也没见他喝过,因为叫Mark就随手拿着一个马克杯显然不是个具有说服力的好理由。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事部的小姑娘无意间再送报告的时候瞥见了杯中只有一抔泥土和一根苗之后,他们才发现,他们这群凡猴是不可能理解怼天怼地嗨起来连自己都怼的齐天大圣的脑回路的。



6.
冲在八卦第一线的特派先锋Dustin发来了第一手线报。

他在路过Mark的办公室时,作死地往里瞟了一眼,看见了些不该看的东西——Mark一脸深情地抚摸着刚萌发出来的新叶,并叫着它Wardo。

这着实吓到Dustin了。

一定是Mark思念Eduardo心切思出病来了,毕竟Chris当着他的面变成了鲑鱼都远不如Mark管一盆花深情地叫着Wardo的画面来的有冲击力。

“不是花,是一株幼苗。"听着Dustin最后那句毫无逻辑可言的比较,Chris皱着眉纠正了Dustin的小小错误,并且思忖着什么时候尽到一位好友的责任带Mark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7.
“所以,它真的是Wardo?”Chris和Dustin在办公室里全程以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听完了事情的经过。

好吧,见鬼的其实只有Dustin,原谅他被Mark荡漾的语调吓到了。

“是他,不是它。”Mark强调。

“好吧,他。既然这样,你至少该负责任地去Google一下,种花不是只靠浇水就能行得通的,浇红牛也不行。”Chris看着长得已有半寸有余的Wardo说,“而且,请把他移植到更大一点的花盆好吗?不,大一点的马克杯不能解决问题!如果你真的为他好的话。”尽管Chris一时还是无法像mark一样自然地称呼他为Wardo,但他已经开始像以前对待朋友Wardo一样关心幼苗Wardo了。

Chris和Dustini离开后不到一刻钟,一本详尽的种植手册已经送到了Mark手中,和一个如Mark要求的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花盆一起。

这个月第二次默默赞许了秘书小姐的善解人意和办事效率,Mark开始了他的工作——将Wardo移植到这个低奢的花盆中去。就算大了点,也不会动摇Mark走到哪儿都要抱着Wardo的决心。



8.
“Mark,你不能连参加股东大会都带着呃……Wardo"chris抱着臂,堵在会议室的门口。

"事实上,我就是要带着他。"我连去洗澡去厕所都带着呢。考虑到Chris接下来主持会议的心情,mark并没有把下半句说出来,只是抱着Wardo,不甘示弱地抬头看着Chris以表决心,“让一让,chris,你挡住我的路了——Wardo可以装作是会议长桌上的普通盆栽装饰。 ”这是Mark能接受幼苗Wardo离开他的最远距离。

“相信我,没有什么会议会把一株只有三片叶子的幼苗作为盆景装饰的。”

……

“你为什么要让大家看着你视奸Wardo?!”会议结束后,Chris再一次堵住了Marh回办公室的路。没错,他就是故意要怼这个上天派来折磨他的西兰花精的,他现在头痛极了,他不想在第二天一早迎接他的是FBCEO竟是恋物癖的相关新闻。

“我也不想让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看着Wardo。”Chris的烦恼来源毫无悔意并且理直气壮地回答。

“事实上,他们是你的股东,不是莫名其妙的人。”如果Mark再多说一个他不想听到的字,他一定会弄死Mark的,他发誓。

“如果你一开始就同意我把Wardo放在身边的话,我就不会这样了,Chris。”

哦,原来还是我的错。

“对了,还有一个小建议。”Mark并没有注意到Chris的表情,接着说,“会议桌太长了,不利于股东之间面对面的近距离交流,毕竟股东大会一年一次,下次改成小圆桌吧。”Mark发现他其实根本无法接受Wardo离开他的身边,哪怕只有两米都不行。

Chris表示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丢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转身离去。你想要面对面近距离交流的股东只有一个吧。还是不会动不会说话任你抱的哪个。



9.
Wardo作为一株植物,长得真的很快,瞧瞧Dustin两个月前从花鸟市场捧回来的水仙,到现在还比他矮半个头呢。要知道Wardo现在还只有六周大。

这也是Mark这一个半月来心情一直颇为不错的原因。他发现Wardo每长出一片新叶,每抽出一根新枝时,Wardo都会轻轻呼唤他的名词,而且一次比一次清晰,不再像第一次一般,好像隔着两个星系呼叫外星人一样,信号差的可以了。上一次他听到Wardo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在他耳边响起似的。那一天,Wardo长出了一个花苞。

可在那之后,Wardo就停止了生长,不管Mark在怎么浇水再怎么施肥都么用,昨天,他的叶片都开始发黄打卷了、

可是Mark又能怎么样呢?他现在也很绝望啊。



10.
Mark又开始整日整夜地泡在办公室里,白天写写代码完成工作,晚上用多余的时间在网上寻找各种消息——关于怎么把变成植物的挚友重新变回人的。尽管并没有什么效果。

周六的狂欢夜Dustin软磨硬泡终于把Mark从他的专属座位上拖了起来。虽然Mark只是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喝着闷酒,但这对于拯救恋爱失足少年Mark计划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巨大进步。Dustin都要为自己的伟大成就落泪了。

Mark喝完了派对酒保所愿意提供的所有啤酒之后就离开了,临走时还从Dustin手里顺走了瓶未开封的伏特加。

Mark不经常喝这种酒,因为它太烈了,会让Mark引以为傲的大脑不能正常运转。

踏进黑魆魆的办公室,惨白的人造光骤然亮起,把Mark吓了一跳——是一封邮件

“如果不能绽放,他将死去。”

简短的一句话,不过十来个单词,Mark复读数遍却仍无法把这信息整理分装整合入大脑。他只能呆坐在电脑前,木讷地往嘴里大口大口地灌着酒。

“你知道吗?我在确认你真的变成了一粒种子之后,我很开心。因为你再也不能躲着我了,只能陪着我,听着我说话,看着我编程,为你创造奇迹,像以前一样。”Mark顿了顿,棕黄的酒液划破了他的喉咙,他几乎发不出声音。

“但我现在发现,又或是很久以前就发现了不敢承认,这和以前根本不一样。你不会说话,不会用温和的嗓音督促我保持健康的作息,你不会动,不会在我低血糖的时候把我抬去医务室,你甚至不会再在我提出又一个酷毙了的计划时露出肯定的微笑。”或许是错觉,Mark发现Wardo低垂着的花苞晃了晃。

“Wardo,如果你是在生我气的话,我恳求你不要再生气了。是我错了,就算你不原谅我,也不要和自己过不去——你从来都不会像现在这样低垂着自己的脑袋,那是你的尊严!即使是在那个雨夜,那次诉讼,你都是昂首离开的。我得承认那是我做过最后悔的事,虽然我没有做错,但我也该换一个不这么残忍的方式的,是我太自私了,你永远都不该被这样对待。 ”

“现在,我求你变回来好不好?起码让我当着你的面,好好道个歉。这种致命的错误,你要亲自监督我改正才行。”

话未完,酒已尽。到后面Mark已经是杵着酒瓶趴在桌上了,可他仍断断续续的说着,说着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道歉。

“Mark,你该休息了。”

在Mark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似乎听到了Eduardo的声音。









尾声.
次日清晨,Mark是在一阵刺痛感中醒来的,一抬首,花开正艳,不张扬,却足以让人一眼难忘。

“你看都了没?”Wardo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伴随着更剧烈的刺痛。

“Wardo?”

咬了人的小家伙跳到了mark的办公桌上。只有Mark手掌一半大的Eduardo插着腰踩着他的键盘。

“看来,你还需要把我养大。



———————————————————END





一则短小的番外

“你还是幼苗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会很可爱的一声声叫我Mark!而不是现在这样喊着asshole逼我去睡觉!”Mark的声音有些尖锐。

“你打扰了我的休眠我都没怪你!说好的道歉呢!这是道歉应有的态度吗!”Eduardo不甘示弱地跳上了Mark的键盘——在delete键上不停地跳着。

看着自己打了半天的代码一行行地消失,Mark陷入了短暂的绝望之后,决定转移话题,“所以你现在是什么?花仙子,还是植物人?”很好,Wardo跳累了,并且征用了他的鼠标作凳子,可他坐到了左键上。看着屏幕上的白色小手抽搐着不停地点开一个又一个莫名其妙的网址,Mark索性放弃了工作,绝望地躺平在沙发上。

“我该为你居然知道花仙子而感到惊讶吗?!”Eduardo站了起来——天哪,他就比Mark的小指高上那么一点——以至Mark立马就忽略了这点小小的怒意,“Mark,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吗!”

“好,好的。我是想说你如果是花仙子就好了,拿片花瓣就能当作衣服,或者使用魔法变出一套衣服来,而不是现在这样。要知道兰切太太为了给你缝制这套迷你Parda,几乎都要把针头戳到了自己的手心里了,你要感谢她,这位热心肠的好邻居。她的老花眼因为你而变的更严重了。”Mark满嘴跑着火车趁着Eduardo站起来的工夫夺回了他的鼠标。

“是,我会感谢她的,可Mark,你都是看些什么奇怪的东西长大的?”





———————————————————END


谢谢您看到这里,谢谢您喜欢这篇文


哇,完了,习惯性爆下字数,全文加番外5351字完结,算不上粗长的小甜饼,可难以置信它居然没有论坛体字数多。

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到花花草草这些植物就很激动啊,生物中毒。


评论(11)
热度(279)

© mattino | Powered by LOFTER